VoyForums

Login ] [ Contact Forum Admin ] [ Main index ] [ Post a new message ] [ Search | Check update time | Archives: 1[2] ]
Subject: 明周專訪──邵國華風波下的同性戀捍衛者


Author:
姊妹同志 - 轉載自hk10news
[ Next Thread | Previous Thread | Next Message | Previous Message ]
Date Posted: 19:19:35 07/07/05 Thu

邵國華
風波下的同性戀捍衛者

七一遊行,今年未行,先有新聞,首先爆出是民陣決定以同志帶頭拉橫額,引來不少反對聲,同志組織邵國華(Roddy)的曝光率,忽然急升,他卻異常勞氣,「不是我們要帶頭,是民陣邀請我們,民陣早已經過大會小會確認,讓同志帶頭,宜家又話要再投票﹗」
邵國華,一個與港台DJ同名同姓的名字,他與丈夫Nelson是首對結婚香港同性戀人,他還是性權會主席,推動法律保障同性戀、雙性戀及變性者。他說理想生活是與Nelson玩玩狗、遊車河及周遊列國,但現實是與政府部門開會,沒完沒了地討論法律條文。
甘願放棄舒閒生活,因為他自覺像二等公民、美國黑奴,他要解放同性戀者的不平等待遇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「七一遊行風波」突顯歧視嚴重

「我們根本不用靠7.1遊行,爭取曝光。老實說,我們不需要,之前的5.16(同志組織遊行)已證明我們有動員能力。」穿上一身米黃條子`衫的Robby,帶點花梢味道,但他說話卻是斬釘截鐵,充滿自信。但話才出口,他便急急澄清,「只是我的意見,你要記錄在案,我不能代表其他同志組織,我又不是遊行活動搞手。」
民陣週二決定,七一遊行仍然維持婦女及同志組織帶頭。Roddy只是冷冷地說,「民陣的決定,是民主作為多元、互相包容精神的勝利,比我們行頭更重要。」從事社會運動十年,他一時高調結婚,一時卻又說不欲搶走其他組織的光芒,他從不是長毛般的激進派。
不過對於民陣出爾反爾,到底意難平,因為他於九九年成立的性權會,正為同志及變性者等性異人士爭取平等對待,那邊廂在爭取,這邊廂卻又飽受歧視。
九六年,他首次以同志身份出席電視節目,從此,歧視目光便常伴左右。
乘地鐵,也會無緣無故被罵,他記得,那次在地鐵站,一個中年男人反方向地與他擦身而過,口中竟然不停罵﹕「死基佬﹗死基佬﹗」感覺﹖「當然難受﹗但又不想與他對罵。」相熟的公司看更,大玩變臉,忽然不瞅不睬,當Robby主動問好,看更不單以極速彈開,而且將面別過一旁,更離奇地說,「我知你係乜,你唔好行過來。」Robby冷笑,「吤i能怕我突然同妠中漶C」一位擁有碩士學歷的同事提問,更令他不知該生氣,還是該笑他無知,竟然問﹕「咁你係咪有愛滋病﹖」結果,他心平氣和地為他上了一堂健康教育課。

苦戀向誰訴 堅毅源自母親

不過論最痛苦,還是中學時代的同性苦戀,他自小學已發現自己喜歡男生,直到中三,與一位同班同學更特別要好。他出盡辦法,勸服老師讓他們比鄰而坐,他們志趣相投,都喜歡中英文,經常交換日記,分享心事,他肯定地說,他們是互相喜歡。後來男同學會考成績不理想,決定到外國升學,他簡直如晴天霹靂。
Roddy回憶,「在啟德機場送機後,我差不多崩潰。之後,我行返教會,但無同人講一句。」他深知這秘密不能向任何人透露,只能在午夜夢迴,躲在被窩中哭泣,所有痛苦獨自承受。若是異性戀便會兩樣﹖他直認,「係﹗至少有人傾訴。」心結,直至二十五歲才放下,足足困擾十年之久。今日回想,他認為,「無人需要go through這痛苦。」
有同性戀者甘願躲在衣櫃內,他卻從不忌諱曝光,勇氣來自母親。
Roddy說,他受母親影響很深,他母親生於舊社會,而且是封閉的農村地區,卻敢於說「不」,曾經爭取婦女下田耕作,成為當地第一位下田的婦女。
六十年代移民潮時,她大膽地與同鄉乘坐小艇來港,尋找新生活,在海上遇狂風巨浪,在茫茫大海中,人已無能為力,但他們沒有放棄,高聲呼喊,祈求神平靜風浪。Roddy說,盡力求神,不是為自己生存盡最後一分力嗎﹖最終當然渡過危險,才有今日的Roddy。「她教曉我人生需要有勇氣,去掙扎求存,每天都是一場戰爭,若不勉勵自己,不去掙扎,不會有人俾你生存。」
「要靠自己﹗」他強調。他在港大修讀法律碩士,靠自己成立性權會,爭取同志及變性人的法律權益。最近他又收到另一投訴,來自一位來港教書的外籍同性戀女子,她就職的學校規定老師寄宿,但卻拒絕她的同性伴侶入住。Robby生氣地說,「]一齊生活好耐,無理由要你同人分居。」他愈說愈激動,「我有日睇粵語長片,羅艷卿應徵會計,但對方說不請女人。宜家不是五十年代,不是侏羅紀時期。」

「不是朋友 , 我們是配偶 ﹗」

他一再重申自己早看化,不會再為別人的無知不快,但說起平日生活細節,他又開始谷氣,「上兩個月,Nelson撞車入院,我到醫院,姑娘問我係咪他的朋友,我話我是他的配偶,不是朋友。但第二次醫院打來,都照樣問,係咪吳生朋友(Nelson姓吳),我又要再講,不是朋友是配偶。」
「申請信用咭,要填邊個交租,我就話係我先生,結果又要同妐挭嚏A加拿大可以結婚謘C報稅又要解釋,連去睇樓都要俾人問我們的關係。」他的聲調開始提高,「點解唔可以兩個都係先生﹗由張開雙眼起,大家已假定你是異性戀者,每天我要做一百個解釋,面對一百個歧視、驚愕。」
記者追問,為何要執茖C一個稱呼,他立刻回應說﹕「這是最基本的尊重,如果別人叫你先生做男朋友,你未結婚給人叫做太太,又怎樣﹖」

因為愛 所以變做二等公民

自名牌中學皇仁書院畢業後,順利升讀城大電腦學系,接荈i入大型電訊公司工作,平步青雲,九四年更當老闆,開設I.T.顧問公司,至九九年,回巢舊公司工作,他在訪問中曾透露,「可以說是公司的第二把交椅」。事業成央A但同志身份卻讓他成為二等公民。
零三年九月,千里迢迢到加拿大結婚,他直言一半為政治,一半為個人,"Marriage is when times get rough﹗"「婚姻是保障當不愉快的事情發生,如一些突發意外,給伴侶毆打,遇上家庭暴力問題,或者伴侶需要簽紙做手術等。」他說現在已學了乖,隨身PDA中,總有他們的結婚證書,一看便分明,不用多作辯解。結婚的意義,對他們很不一樣,「終於有一個角落承認,尊重我們作為公民的權益。」「好似美國黑奴,終於有一個地方承認我們是平等公民。」他喜歡看民權運動的書籍,他認為根本是同一道理,「都是少眾人壓迫少數人﹗」
他認真地說,「你同我呼吸不同的空氣。」「我只是二等公民﹗」他與Nelson關係,至今不獲認同,無法合併交稅,更多的生活小節、福利,異性戀者婚後所擁有的,他全都沒有。所以他甘願放棄高薪厚職,當全職性權會主席,他感慨地說,法律是社會運動的遺產,「若果沒有九一年的同性戀非刑事化,今日我都無可能坐在這堙A同你做訪問,你話幾重要﹖」
「之前,一位完成變性手術的男子,已由男性變成女性身份,連身份證都已改了性別,會考證書卻是以前的性別,令她不敢找工作,影響好大。」Roddy最近成它V考試局爭取,為跨性別人士(準備或已進行變性手術人士)發出新的考試證書。「是一個小勝利﹗」他笑蚖﹛C■

[ Next Thread | Previous Thread | Next Message | Previous Message ]


[ Contact Forum Admin ]


Forum timezone: GMT+12
VF Version: 3.00b, ConfDB:
Before posting please read our privacy policy.
VoyForums(tm) is a Free Service from Voyager Info-Systems.
Copyright © 1998-2017 Voyager Info-Systems. All Rights Reserved.